2016年年度互联网界大事件盘点,你将会看到这些内容:

§ 

资本寒冬

§ 

§ 

三大元年:人工智能元年、网络直播元年、内容创业元年

§ 

§ 

社群经济

§ 

§ 

分享经济

§ 

§ 

VR技术

§ 

§ 

区块链技术

§ 

§ 

智能硬件

§ 

§ 

互联网+

§ 

§ 

初创和巨头

§ 

§ 

网络监管

§ 

即将过去的2016年,互联网圈可谓精彩纷呈。在这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舞台上,究竟发生了哪些大事件?且看InfoQ编辑为你逐一分解。

资本寒冬

2016全年,被业界誉为中国资本寒冬。

什么原因导致了资本寒冬?

首先,是非规则化的IPO的暂停。二级市场对一级市场产生比较大的影响。中国的资金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自有,另一个是国际投资商。当IPO暂停之后会直接拉低一个基金的投资回报率,资金的流向是流动的,所以有很大的放大效应,资金供应量会产生放大循环不足。这样资金量下降,冬天来临。

第二,是行业周期。现在虽然说人人都在创业,事事都有想象空间,但这个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真正成功的创业者毕竟是少数。

第三,是互联网。互联网跟传统行业有很大区别的地方,当资本的力量开始下降的时候急需要什么?第一需要技术型突破,第二需要技术市场突破。微信从第一季度已经达到5.4亿,从PC往移动转花了十几年时间,但是微信移动端从四年之内完成了主体消费人群的整体迁移。主体消费人群迁移之后,很多C端好玩的东西、好玩的创意,是断崖式下跌的过程,创业的机会是骤减的过程。

最后,再看宏观经济环境。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只有6.9%,已经降预期了。从速度到质量和效益的增长,还有劳动的供给,宏观劳动的供给对传统企业甚至对新兴经济体都有直观的影响。

三大元年

人工智能元年

过去这一年最大的进展就是整个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不管是从数据、算法,还是计算能力,特别是公众开始意识到人工智能的时代确实是要到来了,可以说2016年是人工智能走向主流的元年。在人工智能领域,AlphaGo击败李世石,百度推出无人车,还有IBM、微软、Facebook人工智能平台的推出,都是很重要的事件。在中国,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公司也逐渐展开人工智能布局。

此外,在中国,以单项人工智能技术为产业化突破点逐渐发展,展开整体布局的企业近两年也获得了高速的发展。以语音等应用层面为核心技术的人工智能开始更发力,譬如讯飞科技。国内外巨头在“人工智能应用五要素”均有布局,尤其在计算设施和应用场景方面有较多动作。

从市场的反应来看,在线下垂直领域有数据积累并实现场景应用的产品和团队,在未来会有更强的竞争力。

网络直播元年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网络直播从一个个冰冷的手机应用,变为充斥在年轻人休闲时光的热门话题。主播们从逼仄狭小的直播间走上大雅之堂,成为每场发布会不可或缺的角色,甚至被称为“网红直播团”。资本市场对网络直播的态度风起云涌,从最初的怀疑观望,到现在的执着狂热。  2015年至今,全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超过200家。截至2016年10月,网络直播行业除孕育出欢聚时代、9158两家上市公司外,斗鱼和映客也已跻身独角兽行列。预测中,2020年网络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600亿,甚至认为2020年网络直播及周边行业将撬动千亿级资金。

直播平台在上半年闹得沸沸扬扬,映客的超高估值和高额融资,游戏直播平台间互相烧钱,互挖明星主播。最终直播平台之间的大战尘埃落定,随着政策的严管之下,靠着卖肉擦边球的直播平台销声匿迹,以游戏内容为主的直播平台却沉了下来。在8-10月,熊猫、斗鱼、全民相继拿下融资。然而直播内容持续输出不稳定和政策风险依然存在,变现渠道不明朗,洗牌潮还将继续。

“直播,向左是娱乐,向右是社交。”分析师王传珍精准对未来的直播发展方向进行了概括。陌陌、微博、QQ、映客相对而言,更侧重于社交关系和流量转化,辅之以内容;而YY、斗鱼则相对侧重于准专业内容和自制综艺的开发。另外,同样受资本追捧的还有直播+类应用,即直播和垂直类行业的结合。

内容创业元年(含网红经济)

“内容创业2016年迎来大爆发”一说,已经在全网各个平台得到了数据上的统一证明。

当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过去,内容的价值就显现出来。但是,从传统互联网到现在,互联网的核心一直在于流量,其商业逻辑从未改变:利用一定成本去获取某类人群的注意力,然后通过不同方式将这些注意力变现。

更突出的是,2016年刚开始,新一代网红“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Papi 酱获得 1200 万风险投资,身价估值上亿,这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红经济”的影响力。所谓网红经济,是指以一位网络红人为形象代表,依托其庞大的粉丝群体进行产品或服务的定向营销,从而将粉丝转化为购买力,产生经济效益。

网红经济是以网红为基础,而网红并不是全新的概念,芙蓉姐姐、犀利哥、凤姐等可谓第一代网红,只是并没有被挖掘出更多的商业价值。从“网红”到“网红经济”的跨越,需要同时具备社交资产和商业模式。借助移动互联网,新一代网红具备了较高的传播效率,以及极强的营销价值和品牌传播杠杆。随着获客成本趋高和移动直播平门槛的降低,网红可以通过电商、广告、打赏、付费服务等手段实现变现。

资本助推内容成长,罗辑思维的成功带动了一批垂直型投资机构的成立,内容创业开启产业化进程,并已逐渐走向规模化。网红经济催生网红孵化器这类衍生物,网红经济产业也开始与不同产业连接协同,促成代言、出书、衍生品制作等多元变现形式。

社群经济

社群经济的核心是社群——用户关系,一种基于互联网的新型人际关系。社群是具有相同或相近价值观和审美的人,被互联网“连接”后所形成的的虚拟空间。社群经济的一切动能都来源于社群,在此基础上建立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或服务模式,从某种程度上,“人-商品”的关系取代“商品-人”的关系,小米、罗辑思维等是典型社群经济的代表。

社群并非现在才开始出现,从互联网早期的论坛、贴吧,到豆瓣、人人网等都是社群的代表,只是并没有通过社群获得大规模的经济效益,直到小米、罗辑思维等的出现,社群才开始大规模变现形成巨大的经济效益。

在商业上,社群的意义有三条。

§ 

社群能够让消费者从“高速公路”上跑下来,形成真实的闭环互动关系,重新夺取信息和利益分配的能力;

§ 

§ 

社群让互动和交易的成本大幅降低,从而令优质内容的溢价得以实现,而消费者的支付也得以下降;

§ 

§ 

社群能够内生出独特的共享内容,彻底改变内容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单向关系,出现凯文·凯利所谓的“产销者”。

§ 

连接者的互联网是平的,内容者的互联网是有价值观的,这就是新世界里的两种玩法。价值观的嵌入,将微妙地改变平台的流量分发模式,以内容黏联的方式把人群切分出来。在这个过程中,连接者的作用将以基础设施提供者的身份出来,社群的黏联度越大,超级平台连接者的话语能力越弱。理性中产及知识爱好者会在未来的社群经济试验中成为最主流的势力。在这个意义上,“得屌丝者得天下”的互联网铁律变成过去时。

分享经济

在分享经济领域,除了滴滴出行、Airbnb和共享单车等之外,2016年,国内兴起了一场知识分享领域的激烈角逐。果壳网带着在行、分答,知乎带着值乎、知乎live,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创新莫过于分答。

分答是一款基于60秒内语音回复的付费问答平台。在分答的平台上,任何人都可以创建自己的页面,设置别人向自己提问的价格,分享到朋友圈,接受付费提问。假如这条语音被更多人偷听,那么每条偷听都将收取1元偷听费,在平台整体抽佣10%的前提下,提问者与被提问者五五分账。现在分答收入最高的是王思聪,回答定价5000,仅仅注册时间不到一周,总共花了不到20分钟,回答了21个问题,一共收获21万。

表面上,分答的客户许多也来自知乎,问答的形式也和知乎的问答相似。但分答的里子和微博前期十分雷同,通过各种渠道拉大V入职、强运营手段,来扩大自己产品的影响力和增长用户。最后分答的用户分布,一定是一小撮KOL和精英,加上大量的长尾用户,辅以流量二次分配后的用户关系链沉淀。这种运营的导向其实就注定了分答走向网红模式。

现实情况或许是只有拥有超多粉丝关注的大V和名人才有可能持续赚到钱,普通人想通过这种方式致富并不容易。分答走向网红模式的另一个佐证就是分答问题的内容质量。而对于提问本身,热门问题大多不是针对知识和专业,而是针对回答问题的“大V”,然而这并不是高质量内容的沉淀。


以上文章均转载自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