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先从身边的两类年轻人说起

三四个月前,好基友小欧打来电话。他说公司的季度绩效领导只给打了个C(意思是低于预期),实在想不通,因为“以前都是B(符合预期)”。

这个话题发生在小欧这里算新鲜。毕竟他过往的精神世界主要聚焦在三个重大课题: 1.中午吃啥? 2.晚上吃啥? 3.周末去哪儿?(很多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以至于还诞生了一个同名APP)

我说那你试着站在领导的位置上,给现在的team打绩效,你回想一下大家每天的工作产出,如果按照淘汰率必须有一个C的话,你会把C打给谁呢? 他想了想说,“好像9应该是我”。

糟糕的是这一次绩效得C的人,不仅是奖金泡汤,还要面对被劝退的境地。小欧很愤怒,“我工资也不高啊,我一无害的小白兔,平时让我做什么我也做,为什么非要‘优化’我?”

我说领导的思维不是这样的。假设一下,你就算拿3000块,出现了一个拿2000块、活儿还干的跟你一样的,还想着干更多活儿的,如果你是老板,你让谁走?

他想了想说,“那这么说应该也是我走”。

这不是假设,这就是最真实最常见的职场优胜劣汰法则。

(做过领导的赵同学表示懂规矩并向你扔来一个鄙视的眼光)

此时,他已经在这家公司呆了四年。四年来工资仅仅涨了一千五,还不如那些干个两年就跳槽了的同事,但是他一直觉得这状态挺好的。“我也不想那么累。这里虽然工资低,但好处是不用加班,福利好假期多,性价比高。”

可惜去年公司发展遇到了瓶颈,对人员成本考核越来越严格,很多技能平平、跟销售业绩不直接挂钩、工作也不饱和的同事被逐渐“优化”掉。他一直觉得大清洗只会针对年头短的新人,没想到逐客令也会下到他这个老人头上。

32岁的小欧不得不再找一份工作。

连着几周在招聘网站上查了查职位,才发现他会的东西实在不算什么稀缺技能,其他公司的开价,比他现在的薪水还要低。

可怕的是,这四年里,他还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代表案例”。

更可怕的是,竟有不少公司在任职要求里明确写着,30周岁以下。

还有另外一种年轻人。

两年前我们曾经搞了一个叫做“傅盛战队”的创投活动,因为参与门槛不高,又有一些知名企业家和名人LP助阵,吸引了数千个创业项目参与。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带着他当时的同学现在的合伙人,从欧洲飞回北京,拖着行李箱直接到参赛现场做presentation。

他带来的项目是教小孩子在电脑上学编程。他说自己是一个技术宅,他眼中的未来世界是一个程序的世界。他很羞涩的给我们每个工作人员带来了欧洲的明信片。

意外地,在做项目演讲时,90年的他突然表态:我准备辍学创业。因为,再不辍学就老了……

他辍的还不是一般的学,是巴黎十一大、柏林工业大学、欧洲创新技术研究院一共三个硕士学位。

他演讲的时候,台下坐着500人。此话一出,一片哗然。

同学啊,在我们那个年代,考上了欧洲三个硕士学位的年轻人,是要到周一早上的升旗仪式进行表彰的。

好好的书怎么就不读了呢?他说我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两年虽然在欧洲上学,但没间断折腾过几个项目,现在的这个项目肯定能行,我已经等不及要大干一场。 他创业的项目,在决赛时改名叫做编程猫。那年他25岁。

一晃两年过去,编程猫已经是一个付费学员近二十万、去年完成A轮融资、深受全国小朋友喜欢的明星品牌。最近一次见面,他还是提着行李箱直接赶到咖啡厅,聊不了太久就得赶回去写PPT,因为第二天要出席编程猫和梦工厂合作的新闻发布会。

我随口问了一句你们的微信公众号是谁在写啊。“就我自己写啊。市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还是我们的财务同事兼着做一些市场和商务的工作,但是微信文案他写不了,就我来写。”

这个年轻人叫李天驰。最近常从行业新闻里看到他了。 

你看,总有那么一小撮老天格外眷顾的孩子,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自然习得、或从父辈身上顿悟了奋斗背后的巨大意义,并且在飞驰的人生列车上,一次又一次上瘾式的向未知的自己发起进攻。

读书的时候他们全力投入,一骑绝尘;搞事业的时候,他们不顾一切,一鸣惊人。 他们显然会拥有更为幸运的人生结局。

而年轻人中的大多数,是像我一样没去欧洲开过眼界,出身在普通收入家庭,父母从小教育的是,稳定

压倒一切,知足者常乐。

如果不是亲历了奋斗带给人生的重大变化,我也可能会抱着上一家公司,安然享受着“舒适安逸”,直到“优化”突然降临。

(二)年轻过没什么,有钱过才牛逼

我今年36岁,本命年。年前,主动终结了自己的金饭碗,准备再次奋斗。

这次奋斗比以前任何一次挑战都大。 各位走过路过跟这个ID有点眼熟的盆友,我的新身份是:寒冬里的大龄创业狗。

这次的奋斗跟基本的生活保障无关。目前的经济状况是,哪怕在北京这房价畸高的城市,我也在不错的地段有两套三居了。生活上用无压力来形容算客观吧;前单位是东五环平房村那个著名的新锐高大上科技公司,职位是金领的阶层。要论高薪稳定,任90%以上的人打着灯笼找,怕是也找不到更好的打工选择。

那你还要去奋斗?知道有个词叫no zuo no die么?

知道啊。

奋斗这事原来离我特别远。

我打小是个随大流的老实孩子。为毕业能找个安稳的工作,我一上大学就积极申请入党,连写四个月思想汇报,直到感动天感动地感动了系主任和辅导员;毕业时候我又为了一纸北京户口签了一份月薪800的工作,放弃了另外一个月薪3000的不解决户口的offer。24岁结婚,26岁生娃。

我曾经的人生理想,就是钱多事少离家近,老公孩子热炕头。

年轻时候做的那些职业选择,想起就汗颜。比如说大学毕业头5年,我换了6份工作,要是谁说我是那种天生就爱奋斗的鸡血型,我赵日天是不服的。

我曾为了能理直气壮地按时下班,严词拒绝公司给我加薪升职。我认为我的老板无非想用糖衣炮弹来瓦解我的完美生活,试图让我接受他那一套生活方式。到香港买表,到迪拜买包?抱歉,It’s your choice. 我一点也不羡慕。竟妄想让我为了物质变成一个孤单寂寞冷的女强人?真是naive。

我淡定的把公司、老板放到了阶级的对立面。

年轻时候的我,就是这样一朵职场白莲花。

你无法想象这样的年轻人有什么自信会认为一个身价几亿的老板闲着没事非要改变你的价值观。只是我的前五份工作最短的三个月,最长的三年,工资稳定止步在1万2……

我挤挤地铁逛逛淘宝,每月钱都花不了,有情饮水饱。

当时也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这就是年轻人中的典型大多数。 (这样的大多数,有较大可能,或早或晚,成为开篇中的第一类年轻人。)

直到五年前换到这份工作,遇到了一个……神一样的……上司,他对下属的要求简单到两种:要么奋斗,要么滚蛋。他从不跟我谈人生,他只对我没有尽心去完成的工作直接说垃圾。

我是可以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放弃。但!是!!! 是放弃,不是淘汰! 我那强烈的自尊心让我不能接受作为loser被淘汰。

为了撑住这个颜面,我“被迫”走上了奋斗的人生,一干就是五年多。

命运就这样突然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这五年,我有幸深度参与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从羸弱到辉煌的全过程,我们不但搭上了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末班车,还引领了中国公司全球化的浪潮。

我足够幸运的在这个过程里摸到了一点商业的庙门,还亲身体验到了奋斗的甜头,以及——

钱的好处。

(歪楼多说两句) 钱的好处没钱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么说吧,以前我经常在淘宝上买衣服,特别满足,只是每一件衣服都这样或那样的一点小瑕疵,比如口袋太浅了,腰部不平整了。直到前年在台北新光三越买了一件小一万的大衣。艾玛,好像啥瑕疵都木有,哪儿哪儿都这么合适。

还有2015年,我飞了四次美国。每次11个半小时,屌丝飞行三件套,iPad颈枕和眼罩。然而每次飞完还是腰酸背疼,感觉一夜老了好几十岁。一度认为我就是没有那个商务超人的命,也别做环游世界的梦。直到升职后,坐了一次商务舱,单程两三万吧。

万里高空一路好眠。

走出舱门神清气爽。

钱,就是这么个玩意。 月薪六千和月薪六万的北京,不是一个北京。

顿悟,年轻过没什么,全球70多亿人都可以“年轻过”。有钱过才牛逼。

PS.如果你也遇到了一个逼迫你成长的上司,要像马伊琍一样,无论他让你咽下了多少委屈,也要且行且珍惜。

永远记住你出发时的样子。

今日之选择,即是最好之安排,不怨不悔,不骄不馁。

吐槽了一路的“毕竟我是一个党员”,其实是在我13年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破灭了。

在那个充满着高智商优越气息的Google园区,眼前是蓝到刺眼的天空,靓丽的三色自行车,阳光下自由谈笑的亚裔女孩,

你懂那种前半程人生全部白活的感觉。

我不想我的孩子直到33岁才突然发现可以选择另一种生活。如果能从小给孩子们一个全球的视野,将是惠及一代人的事业。

以上文章均转载自36氪。

哪怕他们的家长只有普通收入, 哪怕他们的家长一生没有迈出国门, 我们愿意为每个孩子的起点,铺就同一片地平线。